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云南快讯 > 正文

挂牌督办时限已过 云南一国有老煤矿遭遇安全还是维稳难题

可保煤矿矿长陈安勇(中)指着远处存在重大隐患的边坡介绍情况
 

督查组查看关停煤矿井口
 

人去楼空的煤矿一片萧条
 

可保煤矿矿长陈安勇最近感觉自己焦头烂额、分身乏术。省政府挂牌督办的重大安全隐患整改期限已经超过半年,但整改似乎陷入僵局;煤矿正处于一次严肃“体检”期间,如果不过关,将面临严惩;而5月7日湖南株洲发生18人死亡井下中毒事故后,可保煤矿又迎来了省安监局的突击检查。

老煤矿“摊”上事

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可保煤矿,位于宜良县汤池镇,从生活区一些建筑门头上的“职工舞厅”“西南大厦可保商场”等字样,依稀能看出这个老国企曾经的繁荣。而从紧闭的房门和破损的招牌也不难看出,这里的繁荣,只停留在曾经。

煤矿办公区大门对面是个陈旧的花园,大门半掩,花台里杂草丛生。花园外有几个卖衣服的小摊,挂着“裤子15元一条”的纸板,很便宜,但鲜有人问津。

5月9日,陈安勇把没抽完的烟摁在烟灰缸里,急匆匆地掏出手机,拨通副矿长的电话,交代了一些应对“体检”的事宜。

这次“体检”从3月份开始,是省安全生产委员会按照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和国家煤矿安监局下发的通知,针对全省所有煤矿及其上一级公司开展的专项工作。

“体检”将持续到年底,煤矿必须自检自查后形成报告,审核通过后接受专家团队的检查。如果未开展自检或自检不认真、走过场,提交的报告严重失真或未消除事故隐患的,将从重处罚。

检查组刚查看完采矿区回到办公区,陈安勇的电话响了。

又是“突发情况”——省安监局煤矿安全生产督查组已经来到办公区大院。陈安勇并不知道的是,突然到访的“不速之客”将带给他一个“噩耗”。

汛期即将到来,4月底,省政府下发文件,要求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其中要求采取明察暗访、突击检查和随机抽查等方式,强化煤矿安全生产检查。加上5月7日湖南株洲发生了导致18人死亡的煤矿井下气体中毒事故,让督查组成员脑中的安全红线绷得更紧。

“被省政府挂牌督办的‘东帮滑坡’重大隐患,整改得怎么样了?”督查组负责人、省安监局督察专员杨经,一见到匆匆下楼来的陈安勇,便提出问题。

“我们直接去采矿区,边看边说吧。”陈安勇显得胸有成竹。

挂牌时限延期?不同意

2015年,云南煤化工集团东源煤电股份有限公司所属的可保煤矿皂角露天坑东帮边坡重大隐患被省政府挂牌督办,要求2016年11月前整改完成。

“那边就是东帮,现在隐患基本已经消除了。”站在采矿区边缘,陈安勇指着远处的一片“山丘”说道。

整个采矿区呈“凹”字型,中央凹陷的平面区域面积约有三四块足球场大,十余台挖掘设备停放在远离“东帮”的位置。

“东帮”对面,是一片宛如梯田般的矿山,上下落差数米便有一个数十米宽的平台。而被挂牌整改的“东帮”则显得稍微凌乱,除了“山丘”顶端的两个平台较为明显,往下的平台都没有成型。

车辆直接开到“东帮”的“台阶”上,每层宽约50米的平台,能够防止这些挖煤产生的弃土发生滑坡。“挖台阶”正是整治隐患的标准化程序之一。

“集团公司没有拨款,我们想尽办法自筹,已经投入整改资金2391.84万元。”陈安勇说,被挂牌后,煤矿于2015年12月启动治理工作,但因配套排土场用地未得到解决,只能以周边零星小排土场为主进行削坡减载工作。截至上个月,已合计完成滑坡治理工程量120.17万立方米,目前剩余治理量535.83万立方米,按计划还需要约19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隐患已基本消除了,只是没有达到验收标准。已经申请将挂牌整治的时限延长到明年。”陈安勇说。

“时间不能拖得太长,得抓紧。”杨经向陈安勇传达了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专门下发的文件:关于昆明市政府申请可保煤矿隐患整改延期的请示,经研究,不同意延期。

听到这个消息,陈安勇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他整理了一下衣角后表态:“我们支持政府的决定,一定加快进度,力争年底达到整改标准。”

说完,陈安勇拿起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隐患治理的尴尬

一个省政府挂牌督办的重大安全隐患,超过期限半年都无法整改完成,其中有何缘由?

“把这些土拉出去,平均成本十五六元一方,剩下500多万方,需要接近1亿元。”陈安勇向检查组倒起苦水:作为接近60年的老企业,该煤矿目前有在职职工360人,但离退休职工有1600多人,企业光维护社区的成本,每年都得四五百万元。近年来煤炭价格低落,企业越来越觉得不堪重负。

“重大隐患没有消除就不能开工,但企业不开工的话,就没有资金来消除隐患,而且职工的工资也无法保证,职工没法养家糊口就容易出现不稳定因素。”陈安勇说:“安全和维稳都是红线,都能一票否决,有时候确实感觉难以兼顾。”

陈安勇说,他们向上级集团公司多次反映这个问题,但集团公司面临去产能等众多难题,也无法拨款。

“我们30多年没有发生过重伤事故,况且这个隐患点即便出事也只会是蠕动性滑坡,且这里上无村庄下无设备,经过治理后隐患已基本消除,企业确实已经尽力了。”陈安勇有些委屈。

“我们会继续加大力度对云南煤化工集团进行督办。”听完企业的情况说明,杨经给出了一些建议:“能否和隐患整改的方案设计单位沟通,对设计进行调整,对工期和资金方面进行优化,在减轻企业负担的同时,抓紧整改,尽快按质按量完成。”

同时,杨经要求可保煤矿做好安全度汛工作,严密监控边坡安全,保证人员和设备的安全。

当天,督查组还前往阳宗海管委会辖区的蜡红煤矿、小箐煤矿和位于宜良县的马街煤矿进行突击检查。其中蜡红煤矿和小箐煤矿原本都属于年产9万吨以下的停产煤矿(于2014年全面停产),经过技术升级改造后提高了产能,正在申请试运行。而马街煤矿则已于4月底通过15万吨/年的产能确认,正在等待批复后申请安全生产许可证。经过检查,几家露天煤矿都处于停工状态。

云报全媒体记者 赵文宣 何晓宇 摄影报道

0

下一篇:西双版纳勐海县刮起巨无霸 气象专家:是局地龙卷风

上一篇:昆明平均每天发现 88个疑似诈骗电话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