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本地资讯栏目首页 云南快讯 > 云南看点“不要开枪,我跑不动了”——逃亡落幕 惊心动魄大追捕
全景再现追逃张林苍全过程

“不要开枪,我跑不动了”——逃亡落幕 惊心动魄大追捕
全景再现追逃张林苍全过程

  • 2017/5/15 10:57:45
  • 来源:云南法制报
  • 编辑:
  • 1001
  • 0
  • 0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5月10日那个惊心动魄的早上——武警战士勇敢地扣动了扳机。

“当时张林苍就是这样身体斜躺在地上,向我们摆摆手,嘴里喊着‘不要开枪,我跑不动了’。”武警曲靖支队战士刘绍军一边说着,一边把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朝左边倾斜,半躺在木椅上,左手稍作支撑,右手高高举起向前方摆了摆,他向记者演示着5月10日上午9时10分左右张林苍被武警战士击中倒地束手就擒的场景。

“他脸色发黄,瘦了很多,和通缉令上的照片很不一样。”刘绍军接着说。

“这次围捕成功得益于领导高度重视,靠前指挥;重兵围堵,合力搜捕;更得益于军警民密切配合,协同作战。”武警云南总队司令部作战勤务处处长马虎评价说。

从5月2日上午8时20分云南省第一监狱七监区在押罪犯张林苍冲破监狱隔离网脱逃,到5月10日9时19分左右张林苍落网,8天时间,近193个小时,追逃的路上,是全体参战的武警官兵、监狱警察、公安民警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的付出。

在这8个日夜里,张林苍到过哪些地方?全体参战人员经历了怎样艰辛的历程?

5月10日上午,本报记者走近武警云南总队参战武警官兵,通过与他们面对面,试图为读者还原张林苍出逃轨迹,揭密追捕张林苍全过程。

担心

如果他突然蹿出,就会对战士们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进山搜捕不放过任何疑点

5月3日11时30分许,武警云南总队第二支队四大队特勤中队接到上级指令,前往位于昆明市东部客运站附近的封家山片区搜捕云南省第一监狱越狱逃犯张林苍。几分钟后,该大队组织反恐特战力量赶赴封家山片区进行处置。

到达现场后,武警战士立即围绕搜索范围圈开展行动。该中队特战二班班长梁坤已入伍9年,实战经历丰富,但此次追捕任务观察难度大、通行困难等现实难题,不禁让他倍感压力巨大。

“张林苍反侦查能力强。如果在搜捕过程中,他突然从丛林中蹿出,甚至发生抢夺枪支等情况,就会对战士们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梁坤说,“为此,我们在待命出动前加强了反抢枪训练,并针对丛林搜索技巧进行再学习、再提升。”

一个小时后,12时30分,武警云南总队第二支队三大队八中队也接到了前往封家山片区搜捕的紧急任务,领取装备后,战士们立即出发。“当日,接到群众举报,张林苍出现在封家山一带。”到达封家山后,经快速部署兵力和传达注意事项后,战士们携带枪支,每5人一组组成行动组,每个小组之间不超过5米开始行动。

“封家山树林茂密,搜捕难度不小。”对于刚刚入伍两年,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范围搜查行动的四大队特勤中队战士王军来说,既紧张又激动。

战士们从封家山的山脚开始搜查。山脚旁边是一个养殖场,有8幢厂房,7幢废弃,其中一幢废弃的厂房下有一个地下室,由于年久失修,可以看到地下室窗户的门框已经腐朽,透过窗户能看见里面的废弃物。张林苍会躲到地下室吗?地下室是否有其他工作人员?通过喊话,确认里面没有工作人员后,3名战士陆续下到地下室搜查,但翻遍所有角落也没有发现张林苍。

细心

搜索到山谷时,官兵们发现了几个很大的鞋印

山庙里留下张林苍的痕迹

在排查完山脚的废弃厂房后,战士们继续往山里挺进。到达半山腰时,已是下午4时左右。山里居住着几户村民,通过询问,当地村民都表示没看见过张林苍。山上有很多坟墓,在排查过程中,官兵们发现,墓前的祭品被吃过,有的被人咬了几口扔在旁边。顺着坟附近搜索到山谷时,官兵们发现了几个很大的鞋印。

“从张林苍逃跑到最后被抓,因为很难找到合脚的鞋子,他的脚上一直穿着那双44码的囚鞋,由此可以判断,他曾在附近活动过。”一名武警战士说。

山林附近的小庙里留下的痕迹也能印证张林苍曾在封家山出现过。“村民说,山林附近的小庙庙门以前从来不打开,但当天村民发现庙门被打开过,里面有人行动过的迹象,我们怀疑张林苍在小庙里躲藏过。”武警战士王军说。

网上一度流传最火的一段视频显示,有人在山上发现被吃过的鸡骨架和鸡毛,怀疑是张林苍吃的。四大队特勤中队战士刘成飞说,他们现场勘察发现,鸡骨架上已经散落了部分泥土,从肉质的新鲜程度判断已经有两天时间,可以判定不是张林苍吃的。

虽然很多细节和证据都表明张林苍确实在封家山出现过,但遗憾的是,官兵们从山脚排查到山顶,再从山顶到山脚,一直到晚上8时许,仍然没有发现张林苍的身影。到达山脚时,刘成飞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第一次的大规模搜山行动没有结果。之后的几天,路面封控、挨户巡查……追逃一刻不停歇。

精心

一边调整兵力部署,一边进行一线设伏

张林苍第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

就在搜捕工作一度陷入困境之时,一帧长水机场附近的监控视频锁定了张林苍的踪迹。视频画面上,疑似张林苍的人戴着一顶草帽,穿着囚裤、囚鞋,手提旅行包,身着一件蓝色的外衣。从体貌特征判断,公安部门基本断定这就是张林苍。

武警云南总队司令部作战勤务处处长马虎告诉记者,5月9日上午,接到情况通报后,武警云南总队迅速调集重兵对张林苍展开武装追捕。

最初排查的地点是大板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附近,路边的民房、工地都是排查的重点。热浪灼人,经过数个小时的连续搜捕,虽然发现被吃过的芒果等可疑线索,但始终没有发现张林苍的踪迹。17时,接到公安通报,在昆明市嵩明县小街镇小药灵山方向发现张林苍的踪迹,总队迅即再组织第一、第二、昆明、曲靖支队兵力向该地域紧急增援。在嵩明县小街镇大月字本村,联合指挥部根据现场的态势、地形及张林苍可能逃匿的区域进行分析研判,对逃跑区域半径、封控圈范围进行精确计算,对该地域实施严密封控后,组织力量配合公安民警对张林苍消失点进行重点搜索,由于夜间行动视线不良,加之地形复杂,山高林密,给搜捕行动带来极大困难,搜索无果。”马虎介绍,大概过了3个多小时,夜里2时左右,有监狱干警在小药灵山东南侧小河口村蔬菜大棚发现了逃犯的行踪,总队一边调集兵力对该区域进行重点搜索,一边调整兵力部署,对该区域前方3公里一线进行设伏。这次搜索又持续了3、4个小时,依然没有结果。

“10日早上8时,联合指挥部再次召开会议对情况进行分析研判,总队李明辉副司令员和方红霄参谋长对部队下达对控制区域再次进行严密搜索的指令,如再无结果将重新调整兵力部署,就在此时,任务官兵发现了张林苍,并将其击伤抓获。”马虎告诉记者。

参与当天搜捕行动的武警战士蒋昌霖对搜捕前夜的情形记忆犹新:“9日下午5时到达小街镇搜索时,战士们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很疲惫,随身携带的水也喝干了。从下午5时到凌晨5时,我们几乎没有休息,一方面是对小药灵山附近进行搜索,一方面对小街镇几条道路进行封控。”蒋昌霖说。

“我们彻夜未眠仍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一有风吹草动都要认真巡查,不漏过任何蛛丝马迹。”武警战士吴永盛说。而所有的付出换来的,是围捕之战的大捷,最终,张林苍成功落网。

惊心

他开始向山上逃窜,这时候听见好几声枪响

“叫什么名字?”“张林苍。”——逃亡终结

随着张林苍落网的消息在网上广泛传播,武警战士制服逃犯的照片传播甚广。

记者见到武警云南总队曲靖支队参谋长张定乾和作训参谋宋建时,他们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能看得出来奋战了两天一夜的他们已经很疲惫。

据参谋长张定乾介绍,9日晚,在嵩明县小街镇的小红山搜索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张林苍逃脱,他们把山脚包围着一直到天黑,打着手电筒继续搜索。10日凌晨1时吃了点干粮后,战友们在寒冷的夜晚一直封控。据作训参谋宋建的描述,6时许,总队方红霄参谋长下令进行合围搜索,曲靖支队官兵开始对小红山对面的小药灵山进行搜索。“一开始从小药灵山的左侧向前包围,到达山中央的时候,一位在附近采石场干活的老乡向我们挥手示意,‘逃犯在那里’,为了逼出张林苍,我们一边搜索一边喊话:‘张林苍我们看见你了,别跑了,赶紧出来。’就是这个时候,战士们的话惊动了张林苍,他开始向西北山林逃窜,当时距离我们约70米,坡度60度,张定乾用对讲机向现场指挥员支队长刘建林报告发现目标,刘支队长回复鸣枪警告,警告无效时击其次要。“张参谋长随即鸣枪警告,逃犯继续逃窜,为防止其越过山顶逃跑,参谋长和我果断开枪。”宋建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变换姿势,模拟当时看到的情形,最大限度还原着现场的画面。

被击中后躺在草丛中的张林苍一只手背在背后,而他的背后还挎着一个双肩背包,担心张林苍藏有武器,张定乾举枪对准逃犯,警觉地对他说:“把手举起来,抱头,不准动。”张林苍顺从地遵守了。虽然逃亡途中改变了着装,但看着张林苍脚上那双44码的大鞋,宋参谋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张林苍,接下来的对话,印证了他的分析:“叫什么名字?”“张林苍。”对方说。

打开张林苍随身的背包,宋参谋发现第一层全是青色的小麦,“你吃小麦啊?”有人问,张林苍没有回答。打开背包的第二层,宋参谋看见,里面有一件类似于保安服的深蓝色外衣。

舒心

“逃犯落网前,使命感敦促我们全力以赴”

“逃犯落网后,有一种成就感在心头”

张参谋长和宋参谋分别开枪,击中张林苍右小腿。1.84米的逃犯轰然倒地,原地嚎叫。“当时,如不开枪的话,张林苍肯定要越过山脊,冲进密林,那时再次组织搜捕就更困难了。”张参谋长回忆道。

张林苍倒地后,张参谋长、宋参谋和战士刘绍军迅速沿60度的陡坡冲了上去。在这个过程中,宋参谋也想过可能面临的危险,“他那么壮硕,爬向山顶的时候歇斯底里竭尽全力的样子,让我想到他可能会反抗,还有可能会抢夺我手中的枪。”宋参谋说。这让他有些紧张,但冲锋的步伐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放缓。“几分钟后,我们三人冲到张林苍面前,张参谋长拿枪指着逃犯警戒,令其‘举起手来’,逃犯半躺仰面举手。”刘绍军说,面前的张林苍看起来无比虚弱,看着武警战士,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不要再开枪了,我跑不动了。”“先把他铐起来!”参谋长下令,宋参谋接过二支队战士递过来的手铐将其铐住。

很快,又有一些战士冲了过来,看见被制服的张林苍, 大家一起把他从山上抬了下来,“他的右脚还在流血,只听见他虚弱的发出:‘好痛啊、好痛啊’的声音,副支队长谢方良迅速查看他的伤情,立即扯出急救包给他进行包扎。随后,大家换了个姿势,把他抬下山。中途张林苍已经处于休克状态,整个身体都是很重的,全身瘫软着。”战士刘绍军说。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再辛苦也值得。”说起这话说,一名武警战士捻揉着手指上的小刺,在追逃成功的喜悦之外,难掩疲惫的神态。指尖上那些难以拔出的刺,是从地形复杂、植被茂密的追捕现场带回的。为了不放过一处死角,很多时候,战士们必须边搜索、边开道,不少人身上都被荆棘划伤或受到蚊虫叮咬。“逃犯落网前,责任感、使命感敦促我们必须全力以赴;逃犯落网后,有一种成就感在心头。”武警战士刘云说。

(郑玉明 姜燕萍 李艳 刀一波 谢盛梅 陈云河)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